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黄叶】往后余生

*黄叶生贺24h/8h



伞被黄少天随意的放在了门口,水滴一滴滴的落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黄少天看着外面的天气一阵阴郁,什么时候下雨不好偏偏要在他过生日的时候下雨。


叶修听见来人的脚步声,并没有回头。


这时候天才微亮,电脑屏幕照亮了一块小小的黑暗。



“喂喂喂喂!老叶,老叶,老叶!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黄少天扑到叶修身上顺手摘掉了叶修的耳机



“唔,你和夜雨声烦的大喜之日?”叶修噙笑道



“怎么可能!!”黄少天挠了挠头,继续说到“要是也是和你的大喜之日啊。”



黄少天靠着叶修,嘴凑到叶修耳边,叶修的耳尖染上一抹红晕


“哎,起来了,陪我出去。”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示意让黄少天起来。




叶修今天让黄少天穿了休闲装自己也换了一套,拿着两个款式相同颜色不一的帽子给了黄少天一顶白的。



“带好。”叶修说。



早上八点,午夜下雨,显得空气微凉了不少,游乐园的人也不是太多。



叶修和黄少天都是第一次来游乐园玩,他俩在排队的时候讨论。


结果就是:


叶修说让黄少天先选。


黄少天说听叶修的。


后来讨论出一套完美的解决方案



先去鬼屋,然后云霄飞车,然后海盗船,然后激流勇进,然后自由落体,然后摩天轮,然后旋转木马……简单总结起来,就是收放有度,劳逸结合。



鬼屋在游乐园的最西边,那边树立着一个牌子,红油漆拍了几个掌印,然后用暗红色像血一般在上面凝固着鬼屋二字。


鬼屋里面,尖叫声此起彼伏,刺耳的女音里夹杂着几个大老爷们的怒吼。



“老叶老叶老叶,你怕不怕,怕不怕?等会怕的时候牵着我的衣角躲在我后面。”黄少天深呼一口气似乎下定了某样决心一般,缓慢的把脚踏进去。


叶修似笑非笑的看着黄少天,以他所言拽住了黄少天的衣角,黄少天扭头看了眼叶修。


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只剩下心跳,黄少天平复了一下心情,转过头准备继续走的时候,一个身穿白衣,黑发遮盖住脸的鬼猛一下抬起头,眼里流着血泪直勾勾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刚刚的喜悦被惊吓给冲掉。


冲的一丁点都不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后退了几步撞在了叶修的胸膛上。


“嗯哼。”叶修忍不住轻哼


“老叶对,对不起。”黄少天目送着那个鬼远去“我去!那个鬼,真的是出其不意啊!把本剑圣吓得!”


“诶诶!老叶老叶你看这个鬼!”


“还有!这个不错唉!”



鬼屋一行在各种尖叫,各种厉鬼与黄少天的各种评价中度过了。


出来的时候,黄少天看到叶修笑了。


你知道恶魔与天使的区别吗?


从前有个美人叫sin,他长得很美,笑容也很漂亮,久而久之却有了麻烦,sin就不再笑了。


有天恶魔和天使,路过一片玫瑰花丛,看到了sin对着玫瑰花笑的很开心,大概是一见倾心。


天使:这么美丽的笑容,我一定要让全世界的人看见。


恶魔:这么美丽的笑容,只能让我看见。


黄少天恰巧就是只恶魔。


黄少天看了看手里的计划单,他们要去坐摩天轮。


至于两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去坐摩天轮?


黄少天当然没有想过,但是看着排队前面一溜的少男少女和工作人员的诧异。



他对叶修,只是朋友不甘,恋人未满。


这次休假,黄少天本来就打算来H市,和叶修表白,结果叶修一个电话call来了黄少天,说要给他个惊喜


叶修和黄少天还是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的,对工作人员的诧异,视而不见。


摩天轮缓慢的升起,黄少天吞了口吐沫,鼓励了一下自己。


这次表白,老叶给你创造了那么好的地理位置,不成功便成仁。



这个摩天轮地理位置确实很好,升起的时候可以看到H市的景。


“老叶。”黄少天喊了一声正在看着H市全景的叶修。


“嗯?”叶修斜睨过来一样,桃花眼勾人心魄。


“你知道一个传说吗?在摩天轮的最高点接吻就可以永远在一起。”黄少天紧张的搓着手,眼睛紧张的盯着叶修。


“嗯?那个是恋人之间的吧?”叶修对黄少天说到,叶修直起来腰看着黄少天“这是表白?”


“嗯。”


“我可不接受哦。”


黄少天还是那个姿势,气质中却又增加了些颓然。


叶修顿了顿继续说


“你又没有买戒指,也没有准备什么隆重的表白仪式,我可不接受哦。”



人生的大起大落就在一瞬间。


刚刚还从悬崖上猛的跌落摔得粉身碎骨,马上又飞上云霄躺在云朵里,满腔里全身幸福的甜腻滋味。


黄少天站起身来,侵略性的向叶修压去,这个吻像撕咬像暴风雨般来的如此猛烈。


职业选手,大多都是初恋,像青涩的果实,毫无吻技可言。


从摩天轮上下来,叶修的嘴又红又重还有撕裂的疼痛。


叶修摸了摸嘴唇,啧破皮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在阳关下的身影,一顶黄毛被帽子乖顺的压在了下面。



突然想起某天逛过的一个贴吧,里面对黄少天的评价是,小奶狗。



真形象啊。



叶修买了一个糖人准确的说是他看着其他小姑娘给自家男朋友买的,上面写的有名字,手艺人让他自己写名字,叶修写的字也就叶秋二字写的不错。


叶修和黄少天这两个名字写的歪歪扭扭,若要是硬夸,也有一番特色。


大抵是学渣的特色。


叶修把自己的名字给了黄少天,留下了黄少天三个字。


黄少天笑的不见眼。


好一个阳光美少年。



夕阳西下,给每个人披上了火红的外衣。又镀了一层金子。


旋转木马那边亮起霓虹灯。


早上那边是孩子们的天地,晚上却换成了嬉笑打闹的情侣们。


黄少天翻了翻便签,对叶修说:“那边就是最后一个目的地了!向着胜利冲啊!”


这时的他们都像个孩子。



叶修骑上了一匹白马,黄少天坐在他身边的一匹黑马上。


音乐声响起,伴随着音乐,旋转木马慢悠悠的开始了他的旅程。


就像他们才开始的爱情。


“少天。”叶修牵起了黄少天的手


“嗯?”黄少天眯起了眼睛,看着叶修。


“生日快乐。”



烟花顺着叶修的声音响起,冲向天空,给这变得漆黑的夜空填上了色彩。


一个少女,手里拿着摄像机,拍摄到了这一幕。


一个少年,牵着另一个少年,两个人坐在旋转木马上。


烟花变成了他俩的背景板。


逆着光,这两个人却仍然很显眼。



评论(8)
热度(207)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