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韩叶】美人韩与野兽叶

22h

1.灰常沙雕的文

2.要看的时候请拿着盆省的吐了。




张佳乐外出临走前,问自己的三个女儿说“你们想要什么礼物?”




大女儿林敬言说“我想要珠宝。”






二女儿张新杰说“我想要首饰”





张佳乐表示明白,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女儿“你要什么?”






“玫瑰花。”韩文清说到





张佳乐知道现在是冬天,不可能有玫瑰花的,可是他看了看自己小女儿强硬的气势,吞了吞口水说到“好的我知道了。”







张佳乐忙完各种工作后,就去满世界的找玫瑰花了。他每经过一个花园,就问一句请问有玫瑰花吗?





大冷天的那里有玫瑰花呐?






众人都把他当做傻子一般看待,都说“这大冷天的哪有玫瑰花?”






张佳乐万分沮丧的走着,走到了一个城堡面前,看到这个城堡一半冰雪覆盖而另一半则是百花齐放,眼尖的张佳乐看到了玫瑰花,连忙让他的仆人去摘。





“是谁让你动我的玫瑰花?”




就在玫瑰花摘下来的那一刻,一个慵懒但带有不悦的声音发了出来。





张佳乐花容失色,因为他看见了一头狮子,那个狮子嘴里叼着一杆烟枪


那头狮子张了张嘴,白烟从他的齿中喷洒出来“你说怎么办吧。”


张佳乐这一刻似乎从狮子身上看到了他的小女儿,“万分抱歉,我是因为我的小女儿,他非常喜欢花,所以对不起。”


“要不这样吧,你回家后第一个迎接你的人,就送给我,抵消了这一朵玫瑰花如何?”叶修懒懒的看着他


“好的。”张佳乐心里非常惶恐不安,因为他回家后,第一个出来迎接的人,应该是他那小女儿,他很喜欢花,所以会来迎接他。


这让他既惶恐又有些许开心,惶恐的是怕韩文清不会答应这件事情,开心的是韩文清终于可以离去。


果真,他第一个回家,迎接他的是韩文清,张佳乐战战兢兢的把这件事告诉了韩文清。


韩文清如脱缰的野马破门而出,头也不回,留下张佳乐一脸震惊。


韩文清来到了森林,一片宁静而又深藏着危险的地方。


看起来一切安静,实则孕育着无数险恶的地方,不知道在有什么等待着韩文清。


叶修依靠在城堡的外的栏杆上,斜着眼睛细细的打量着这个人。




那人长的不算是倾国倾城,妩媚动人,却又别样风味,眉宇间尽显英气十足,身上带着丝丝戾气,不像是养在深闺里的女子,像是久经沙场的女战士。






叶修叹了一口气他想起了,那个封印他的,女巫的话:如果你不在十八岁之前找到你所认为的你爱的人那个人也必须爱着你,你将在你生日的午夜,当宫殿秘密之处的玫瑰花凋零,你将慢慢的死去陪同你死去的还有你的仆人。



想到这里,叶修感觉到头疼。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自负,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他相匹配,与他水乳交融。




他,有如此骄狂的资本,确实没有什么人可以配上他。




他的生日即将到来,韩文清的来到让他不经有了些许希望。


或许,这个人是他所爱的人?



叶修变回了王子模样,他不想第一次见面就给别人这么大的震撼。



韩文清复杂的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这个人是他从小就想超越的。


或许是因为被他当初的剑术所惊讶吧。


“你好,韩文清。”韩文清伸出了手,叶修握住韩文清的手,跟叶修印象里不同的是,叶修认为女孩子的手应该温软细腻而韩文清的手上有着些许后茧,像是常年习武,被剑柄磨出来的


“叶修。”叶修抬了抬头,似是傲慢的说到


“你就住在这里,里面的房间你随便选。不要碰除你屋里的任何器具。”叶修说到


“听父亲说到,要我的是一个狮子?”韩文清似笑非笑道


“做人,不要太多话,否则我会把你吃了的。”叶修笑了笑,本就精致的面庞被一旁的玫瑰花映衬的妖艳极了。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走入城堡,心里想到

吃了?我倒要看看谁吃了谁。

真是一头,可爱的小狮子啊。

这边的叶修,苦苦想到,怎么才能让一个女孩爱上自己,还是一个长的不那么友善但是深的他心的女子。

这时候就需要

#男追女的一百种方式

#论如何追到一个自己心仪的人

#泡妞的一百种办法

#长的帅又多金就是追不到喜欢的人怎么办?

叶修在门口想了很久,烟吸完了,太阳逐渐下山,夕阳的余晖落在叶修身上,像是给他度了一层金。


韩文清站在窗台上,看着那个人,那个自己追求了十年的人。




他知道自己是男的,但是为了他母亲的愿望,为了自己的安全,他只好男扮女装。



东方国家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




中国最伟大的艺术就是男人扮女人

他觉得自己这样也没毛病。


当他第一次做春梦的时候,梦到的就是那个男人,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蹂蹉,把他那一身的光环碾碎。想听到他的哭泣声,然后亲吻着他的泪珠……


一想到这里,韩文清就去冲了个澡,狠狠的压下了那份欲火。


最近这几天,叶修对韩文清格外殷勤。韩文清看着叶修张了张口“月圆之夜那天,我想回家一趟可以吗?”


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叶修看着韩文清 还是抓不住吗?开口到“你去吧。”


“多谢。”韩文清点头致谢


叶修看着韩文清离去的身影,一步一步渡到那个秘密的宫殿,走到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他转过头来,深深的低下去,对着这偌大的宫殿说了一句“对不起。”


如果有人在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疯了吗?

在叶修说完对不起的同时,一群器具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没关系的王子!”

叶修深深的看了一眼他们,推开了宫殿的大门,这里装饰的看起来很华丽,华丽中带着些许阴暗,在哪中间有一朵玫瑰花,漂浮着,散发着他耀眼的光芒,照亮这里的阴暗


或许是回光返照把,叶修躺在地上看着这朵玫瑰花渐渐的降低着他的光芒。

玫瑰花的花瓣一朵朵的凋零,叶修的身体部位逐渐不能动,当最后一朵玫瑰花瓣掉落的时候,叶修彻底没了呼吸。



玫瑰花映衬的着叶修的脸,显得他多么美好。就像睡着了一般。

后来有个传说,在那个无人敢去的山林之中有个城堡,王子因为不会爱不懂得爱变成了狮子,最后死去。

而他最后爱上的那个女子也爱着他,可惜因为没有表明自己的心意,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王子冰冷的尸体。

那个女子选择了殉情。

听到这个故事的人们都会叹息一声,真是阴差阳错。

………………end,想看be的到这里可以结束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王子并没有死去,后来美人找到了王子用告白拯救了他。

于是,城堡里整天都能听到令人耳红心跳的声音。

谁知道,韩文清是男的?反正叶修王子现在是知道了

评论(17)
热度(289)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