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all叶】当国家队看了全职【多少章我也忘了】

“是啊,谁有我老哥厉害,少年英雄。”苏沐橙盘弄着手指。

“嗯,以前抢我蓝溪阁boss被我打的到处逃窜。”魏琛撇了一眼苏沐秋

“是啊,那时候谁被我和叶修打的满地图跑?”苏沐秋哥们一般的把叶修搂过去。

“是我是我行了吧?”魏琛顿了顿说“出去之后来兴欣?”

“必须啊。叶修在哪我在哪。”苏沐秋宠溺的笑笑

“他在叶家。”叶秋冷冷的说

另一边的叶父手握了握干得漂亮,不愧是我儿子。

把外面那些 妖/艳/贱/货挡住不让他们迫害自己单纯的儿砸

系统无奈的扶了扶额,合着这亲爹看不出来这是情敌之间的明争暗斗?

无刀光剑影,炮火连连却硝烟弥漫。

“【QQ上招呼叶修的正是昧光。

“在呢,什么事?”叶修回道。

“你发给我的那些东西,我仔细研究了一下,通过数据演算了大量的可能性。再通过逆推纠正了部分数据的错误,还有一些无法推演的,后来我找了我的导师求教,根据所有的数据和演算,他指导我建立了最终的一个数学模型,我给你看一下。”昧光消息说道。

“我汗,你等一下,我基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怎么还会惊动到你的导师?”叶修一头汗水。

“有很多东西我还解决不了啊,只好请教他一下了,你放心吧,我的导师是张以川教授。”昧光说道。

“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啊”叶修回道。一边的陈果看到却是挺自豪:“太牛了,还有大学教授帮我们的忙啊”

“大学教授?”其他几人都纳闷了一下。

“对啊,昧光找他的导师帮忙我们研究资料,是XX大学的张以川教授”陈果说。

“谁?”其他几人都没什么反应,唐柔却是惊讶地又问了一下。“张以川教授。”陈果十分尊敬地又称呼了一遍,但是显然她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你们不知道这人是谁吧?”唐柔有些无奈地望着几位。

“是谁?”几人齐问。

“这可是世界有名的数学家,国家科学院院士,在数学多个领域都有突破性的研究成果。这个昧光是什么学生啊?居然受被这种级别数学家的亲自指导?”唐柔一边说着一边已经走了过来,也是要围观聊天了。】”

显然众人也吃惊了一场

“那么牛逼?”蓝河吞了吞口水

“果然大神身边的人都不是一般人。”月中眠无奈

“不。我当时也不知道罗辑那么六。”叶修满脸悲痛“我错了。”

“把一个大好青年搞成拆迁流。”韩文清满眼无奈的看着叶修

“这个梗过不去了。”叶修笑到“只不过哄了哄你们。”

众人一脸不信。

叶修耸耸肩无所谓。

“其实这个数据本来是想卖给霸图的。”魏琛说到

张新杰抬头看了一眼魏琛,魏琛继续说到“因为霸图人家人傻钱多,但是为了保护我们修修不被霸图人打死。还是觉得去轮回”

“谁钱多人傻啊。”张佳乐不禁脱口而出

“反正那时候你也没加入霸图。又没说你。”魏琛调侃道

“嗯?我人傻钱多?”韩文清微微皱眉

叶修笑着说“清清啊,你这个表情都可以让止孩子夜啼了。”

“我去,神特么清清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黄少天爆笑差点从椅子上翻过去。

“那?天天?”叶修说到

“叫天儿吧,天天太像谁家小孩了。”黄少天一脸正经。

“你?不还是跟个孩子一样吗?比赛输了就在那里叽哩哇啦说一大堆。”王杰希抱着胳膊说,“叶修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叫我希儿就行。”

“嫌弃,很嫌弃。”叶秋对着王杰希说

“嘿,你又不是叶修,你怎么能提他说话呐?”王杰希看了一眼这秋弟弟

自从跟叶秋接触后发现,叶秋也是情敌啊

王杰希眉头一皱发现:

尼玛这情况不对。

“这个不嫌弃不嫌弃,主要是你不会吐吗?希儿?不想女孩子的名字吗?”叶修看了一眼王杰希,诚恳道

“只要你叫的出来我就不嫌弃,毕竟你说的什么都是最好的。”王杰希含情脉脉的看着叶修,虽然他背后一个阴森森的气息要叫嚣着吞噬着王杰希。

他知道,那个是源于名曰情敌的黑暗目光

“希儿?”叶修声音有点沙哑却莫名的苏,像猫一样挠的王杰希心里痒痒的

“呸呸呸,不恶心吗?”方锐嫌弃道“如果你叫杨过你是不是还要叫叶修姑姑啊。”

“噗,方锐的比喻形象生动。不愧是我们大兴欣的。”苏沐橙夸了一下方锐

“嘿嘿嘿”方锐一副狗腿样

“【这时QQ上昧光已经有了回复,这昧光倒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背景,只是本人比较了不起,少年时就得过无数数学竞赛的奖项,17岁就以数学特招生的身份直接被XX大学免试录取。现在说是二年级,但这只是一般人类的说法。以昧光本身的知识掌握量,普通学生的本科课程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下一年就准备试着申请本校的保送研究生,可以的话顺便硕博就一块读了得了。

“霸气”除了这个,叶修真的不知道能再说什么了。
结果昧光自己却是比较不以为然。他这种情况一路走来,身边时常听到一些20岁就博士学位到手,24岁就受聘为各种名牌大学的正教授,30岁以前各种成绩各种奖章,智商没个200以上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的主。对比着这些个天才妖孽,昧光在QQ里深刻地感慨着:“不行不行,我还差得远呢”

电脑前的几位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些啥了。

“这样的人才弄来打游戏,会不会给国家造成损失?”连魏琛都一脸深沉地好像一个罪人似地说着。
“压力很大。”叶修承认。

“你把那些东西请教你的导师,你的导师就没说点什么?”叶修试探性地问着。照一般性的思维,你不好好学习玩游戏,还把游戏里的东西拿来问老师,找抽呢这不是?

“张教授吗?他说这题挺大气的。”昧光回道。
这题挺大气的……

叶修几人真的都有点想跪了。虽然他们的水平说不清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总归也清楚这应该是游戏数据方面的逻辑啊规律啊什么什么的,但现在在国家科学院的院士口中,这就是一道题吗?

还好,人家至少还是称赞你这道题大气了,这说明荣耀不是渣,荣耀还是有两下子的。

但是,荣耀的设计者们、数值策划们、程序编写们,实在不好意思了,你们的题被人解了。】”

“各位高中初中没毕业的同志们害怕了吧哈哈哈哈哈哈。”方锐叉腰

“我可去你妈了,劳资高中毕业了要不要我把毕业证甩你脸上?”黄少天说到

“我,九年义务教育上完了”叶修托腮

“没事哥,你可以回炉重造的。”叶秋说

“嗯嗯嗯??回炉重造?”周泽楷问道

“……嗯……”叶秋说“我送你出国深造。”

“我记得吴雪峰好像在国外吧。”楚云秀说到

“嗯。”叶修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哥你去非洲吗?”叶秋问道

“嗯嗯嗯?你是我亲弟?送我去非洲?”叶修无语,“去非洲会晒黑的。”

“因为非洲没有吴雪峰。”叶秋说

“既然是爱那么跨过千山万水也会追寻。”孙翔这时候插进来一句话

“嗯。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中国吧 ”叶修乖巧状

现在他对孙翔的好感度biubiu的往上升。

孙翔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嗯。我这辈子只要在荣耀上有天赋就行了。”叶修说到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把所有的技能点都加在玩游戏上了。”唐昊说

“还有钢琴。”方锐这样说到

“小时候有练过一段时间。”叶秋解释到

“【“你太担心了。”叶修说。

“怎么能不担心?那是嘉世啊”魏琛说。

“对啊,只是嘉世而已,你没见过吗?”叶修说。

“我是见过。而且那时候的嘉世比现在还要风光,但是相比之下,落差更大的是现在的我啊”魏琛说。

“现在的你怎么了?那也有着当年没有的优势。”叶修说。

“年龄吗?”魏琛自嘲地笑着。

“这只是其中之一。”叶修说。

“哦?还有吗?”魏琛意外了一下,他以为叶修是要说他更有经验之类的话来安慰他。

“当年率领嘉世把你打趴下的人,现在可是你的队友。”叶修说。

魏琛扭过头来望着叶修,片刻却又继续望向了窗外:“切,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地方”

“我从来没有这个样子看过嘉世。”叶修也一起望向了窗外。

“哪样?”

“把他视为一定要打倒的目标。”叶修说。】”

魏琛捏了一根烟抽起来,烟雾喷洒在叶修脸上,叶修不觉得难闻或许习惯了。

魏琛把烟嗯在桌子上熄灭,长叹一声。

他也可以感伤一句:只恨生不逢时。

年龄是魏琛最大的痛。魏琛在年轻个五六岁,或许就没有喻文州什么事情了。

或许也是一个封神的角色。

索克萨尔,一个随手打下来的名字,他陪着它升级,然后一步步看着它身上的装备换掉

只能在心里咒骂一句真是煞笔

可是那又怎么样,那个少年带领着蓝雨走向光荣。

卢瀚文是将来时,喻文州和黄少天是现在时而魏琛只是一个过去时。

属于他的荣耀已经渐渐褪去,他被人们渐渐忘记。

所幸遇到了叶修。

他拿到了冠军。

他还是那个神一样的少年,带着痞气,痞痞的笑着靠在栏杆上,吹着微风,然后迷倒一群少女。

他满不在乎的对着那群花痴吹了口哨,转身离开。

太阳缓缓落山。

………………………………………………………………

我爱老魏,他是帅的不接受反驳。
他可是神一样的少年啊

评论(29)
热度(487)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