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ooc,没事瞎写。
人物属于虫爹


想了很久很久却无从下笔,不知道如何跟你谈这些事情。

大抵只能说一句,这些年,我过得很好吧。

叶修,我不知道我该如何跟你说,或许当年的你我,在勇敢一些,又或者再不顾一切一些。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不过也是,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时间从来一次你还会舍弃我而回到自己家里。

毕竟,你我的父母都已不再年轻都需要我们尽孝在身旁。

出国了那么久,我一个人去过法国的普罗旺斯,去看过薰衣草。可惜的是,你不在身旁。

不止一次在想,如果当年父母同意了,社会同意了,你我二人是不是会按照原计划一样。

退役之后开家花房,养几只猫,待我黄昏归来之时,你在屋内帮我泡杯清茶,我或许会给你捎带上几个礼物。

花房之内一定要有电脑,我知道你是一辈子也和荣耀分离不了。

荣耀联盟里新人辈出,怕是早已没有人记得咱俩。

人越老了,其实越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但是留下是不只是有悔意。

其实这样的结局对咱俩都好,我知道。

这是能取舍的最好方法。



这封信,王杰希终究是没有寄过去,他把包装精美信封,放在蜡烛的火焰上,不一会就烧没了。火光映照在王杰希的脸上,他如同所有的老人一样,有着皱纹,也有因为时间的沉淀而积累下来的气质。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天晚上,无雪,无雨也不是繁星满空。

叶修就是在那天跟他说的话。

他用着平淡的声音说着最残忍的话“你我都不是孩子了,都有着自己的责任。”

“我已经离家十年了。他们等不起了。”

至此,一个变回叶家大少,一个陪着父母移居国外。

不在相见。

这就是社会,不,也许可以说,这就人心。

王杰希以前总是搞不懂程蝶衣和段小楼,后来他明白了,一个是不爱一个是爱的太深,叶修和他跟他们不一样,相互爱着却折磨对方

王杰希认为,程蝶衣和段小楼之间是幸运的,起码他们可以分隔多年之后再见。

而他们却不能再见。

王杰希死的时候手里握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他和叶修的合照中间有一道裂痕被胶布粘连起来了,后面有四个歪歪扭扭的字,当断则断。

是叶修写的。






评论(9)
热度(85)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