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all叶】当国家队看了全职〖117〗

苏沐橙对于叶修,是没有爱情,只有一种不清不楚的感情。

她听过叶修说:那段时间他也会焦虑,痛苦,毕竟苏沐秋在他心中已经是不小的分量了。可是这能怎么办?只有撑下去,如果他跑了,苏沐橙怎么活,其实刚开始只是装坚强,到后来是真坚强。

他不是想抽烟,而是抽烟可以缓解忧愁,放轻松,到最后就成了习惯。

苏沐橙知道这个系统的意思:

听你所受的苦,感你所受的伤,让他们更好的知道你。然后更加爱你。

你是跨过万人进入联盟,超脱他人手速,操作意识和爱进入联盟,我们相遇,怎么能不爱你,不好好珍惜你?

苏沐橙看向他们对于叶修满眼的宠溺,然后针锋相对,爱意流露的那么多,仿佛这里就是一片爱河。

呵,男人?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陈果来这个南山陵园扫墓已经有好些个年头了,她挺熟悉这里,所以她知道叶修所指的那边是哪个园区。这片园区在她父亲入土的时候还没有开出来,具体是哪一年开始有的,陈果也有些记不太清了。
想着这些,片刻后陈果已经到了一边,一排一排地走过,很快就找到了叶修和苏沐橙的身影,并肩站在那里。

陈果没有凑过去,因为她知道很多人扫墓的时候或许会有些话要对亲朋好友说,外人在,有时实在不是很方便。

陈果没有上前,但是这个距离,却让她看清了那墓碑上所刻写的名字。

苏沐秋?

陈果怔了怔,从名字上来看话,这有些像是苏沐橙的亲人。看到墓碑上的名字,陈果脑海中一瞬间就浮现出无数的想法和念头。她想要通过墓碑上的内容进一步确认一下,但是这个距离,这个位置,实在是看不清任何别的字样。陈果本着不去打扰的原则,没有继续走近,只是在这里探身探头的,想找找看二人身形挡下的地方是不是还能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推理能力极强。”苏沐秋读完后评价了一下

“脑补能力也极强。”方锐说

“哦哦,是那次啊。”苏沐橙了然清了清嗓说“还记得那天夜黑风高的晚上,狂风席卷着大地……”

“话太多。说重点。”黄少天打断苏沐橙

“哟呵,你还敢说我,你整天巴拉巴拉的讲着那些话没一个重点的”苏沐橙说

“谁说没有一个啊!比如……”我爱叶修啊“行了行了你快继续说呐。”

“叶修哥房间里传来一声极其妩媚的叫声。老板娘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对,然后我们开始了弥天大雾的脑补。”

“噗。”叶修撑着头

方锐继续接到“谁知道是老魏那个不要脸的,想学配音然后玩起了青媚狐。”

“谁不要脸啊?那不是青媚狐,是痒,懂不懂。这是我和叶修之间的情趣。”魏琛说

魏琛不是喜欢叶修,他俩只是哥们铁的那种,虽然随时塑料。现在他看不爽,自然要给他们添些堵。

“你们之间的情趣可真有意思。”王杰希说

“多谢夸奖。”魏琛不要脸的接下了这个夸奖,魏琛的原则是该不要脸时不要脸。

“什么时候魏老大也给我唱一下呐?”喻文州托着腮

“哦~喻队和魏琛原来是这种关系啊,喻队现在都仇视叶修前辈了,前辈小心啊。”张新杰点破

“好的。”叶修顺着张新杰想要发展的局势来接下去

黄少天眼里满是,yooo“队长你喜欢魏老大啊,走走走,咱们去兴欣上面提亲去。”

肖时钦:活该,坑人不成反被坑

“好啊,叶修愿意嫁给我吗?”喻文州笑笑

“喻队莫不是太花心了?”韩文清出言说到

“哦?是又如何?”喻文州不狡辩大大方方的承认,如果解释的话还有可能更糟,他们会说自己什么不认魏琛了。

魏琛还有可能提一句,你穿上了裤子就不要他了。

总之极其麻烦。

“我们家叶叶是不可能嫁一个三心二意之人。”苏沐橙乖巧的说道

呵,我可是娘家人

“等等,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是嫁?”叶修说

“不然?”苏沐橙问

叶修默,他是要娶不是嫁

喻文州把苏沐秋手里的书抢过去,试图缓解尴尬可是谁知道苏沐秋力气大的惊人拉拉扯扯不过还是被喻文州抢了过去。

笑话,我喻文州可是整天换桶装水的人。

“【“我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了他们兄妹。”叶修说。

“你离家出走之后吧?”陈果问。

“嗯。”叶修点了点头,“遇到他们以后,和沐秋很谈得来,我们都是立志要在荣耀这个游戏里弄出点名堂来的,所以就天天一起泡在这个游戏里,研究职业,研究技能,研究装备,研究荣耀首创的装备编辑系统。其实就是现在,职业圈里还有他当时研究出来的自制银装。”

“是吗”陈果惊叹。

“是啊一叶之秋的战矛却邪就是他的手笔呀”叶修说。

“还有千机伞也是?”陈果突然想到了这个,在她头回认识到这件银武时,叶修就有略略提到一个朋友,当时陈果就感觉到了些什么,所以没有多问。现在看来,叶修当时所提的朋友,就是苏沐秋。

“是呀,很天才对吧?只是可惜了,那时候55级的更新,一下子抹杀掉了散人和这件武器的意义。”叶修叹息着。

“但是哥哥也没有放弃啊”苏沐橙说道。

…………
一瞬间,陈果好像真得听到有一个声音很是洒脱地说着: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是啊只有拥有了绝对的自信,才有可能在那种推翻过去一切努力的打击后,轻松从容地说出这样一句话。而这,还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那时我们已经确定了队伍,就准备签下正式的合约了,他遇到了意外。”叶修叹息着。】”

大家都沉默着,似乎为这个少年感到可惜。

如果他从联盟初期都一直在的话 ,如果他一直和叶修并肩作战的话,他们这些人或许不会再碰到,因为联盟可能就此结束。

不过谁知道呐?毕竟能人辈出。

可惜没有如果。

幸运的是,他回来了,不幸的是他与叶修相隔十年,早已物是人非。

不得不说苏沐秋的战术,制作的银武的技术,到现在仍然是超前的。

众人心中诘问自己,如果说把自己代入这个少年里,当自己得知那个消息时,自己会不会说出那句“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答案是不会。

他们不是苏沐秋。

“我以为,这个银武是嘉世做的。不得不说挺厉害的。”肖时钦说到

对于强大而又有力的对手,是值得任何一个人尊敬的。

“那是啊,斗神的一杆却邪挑起了嘉世王朝,也带领着联盟走向了繁荣。”唐昊感叹

叶修也有着苏沐秋的意志,或许是苏沐秋影响的。

当嘉世的成绩下滑,当所有的媒体念叨着“斗神已老”,叶修还是那个会一直热爱荣耀的人。

前英国名将蒂姆•亨曼评价过费德勒说过“他总是一丝不苟,我曾看到他在更衣室里进行背部和肩部的练习,我认为这是他的爱好不是他的工作 如果一直这样 他就没有理由不打球了。”

这句话同样适合用于,联盟里所有爱荣耀的人的身上。

每个人都是伟大的。

都是值得尊敬的,我们如此爱他们,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吸引我们的气质和信念吧。

他们如此厉害,而我们深爱着他们,这可把我们牛逼坏了。

“【“没错,一叶之秋的却邪,没有这件银武,恐怕我也没可能顺利地拿到三个冠军。嘿嘿,在那个时候,这件银武可是有点超前的可怕,回去你可以向老魏打听打听,吓死他”叶修说。

…………

不过她那一声“啊”后,苏沐橙已经笑着解释上了:“他是无所谓男号女号的,建那样一个号也就是为了逗我玩。”

“哦……”陈果明白了,这只是一个做哥哥的和妹妹之间的一个玩笑,和职业圈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考量根本没有关系。

女性的角色,还用着妹妹名字里的字眼,陈果可以感受到苏沐秋对妹妹的温柔和疼爱,这么的一个人,居然就这样……

陈果心里又是难过起来,只是不想影响到叶修和苏沐橙的情绪,努力没有流露出来。这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嘉世老板陶轩过来承诺甚至可以放手一叶之秋时,叶修果断提出想要的却是沐雨橙风。显然在他眼中,这个角色承载的才是更多的东西,无论是为了苏沐秋,还是苏沐橙,都应该努力把这个角色拿回手中。至于一叶之秋,那承载的大多只是叶修自己的东西,放弃,或许只是因为他也和当初的苏沐秋一样自信而坚强:只是从头再来罢了。】”

“等等,老板娘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苏沐秋问道

“这简直是弥天大雾了好吗?”叶修说“不得不说脑补是病”

“像你这种,不要脸的人怎么可能是刚刚老板娘幻想的人?”魏琛疑问到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韩文清接着说

“可这样不能否认我厉害啊 ”苏沐秋说到

“是是是,可把你厉害坏了。”叶修漫不经心的说道

只要你们在身旁就足以,何惧外面流言蜚语?

评论(38)
热度(452)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