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贺文

1. @一只恶猫 帅裳裳发来贺电,贺文有点晚

2.里面关于出久的个性是 @一只恶猫 obliterat里的个性。qwq

3.这个贺文并没有逻辑性?

4.只算是久久的相对面。不是其他人的。看看就好?ooc是肯定的。


每个事物都有他本身的相对面。

世界……亦或是星球也有着他的相对面。

“出久君……”死木柄弔看着那个坐在吧台上玩着酒杯的人。声音有些沙哑的喊了那人。

绿谷出久扭过头来看着死木柄弔,绿谷出久的耳朵上扎着红色的耳钉,趁着他的脸越发的白。

“游戏,开始了吗?”绿谷出久低声的说道。

手里的酒杯,消失不见。死木柄弔倒也没有说什么,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体育祭」开始了。

一如既往的热闹,盛大。

听说今天……有很多不错的,学生。

黑雾抱着臂不知道再想什么,依旧打量着绿谷出久。这个人,来到敌联盟已经两个月了。

还是仍然不能消除黑雾的怀疑。

可他不会提出质疑,因为死木柄弔相信他,又或者可以说。

绿谷出久。

他有这个实力。

或许太过冒险。

不过……有时候却是一个不错的助力。

在相对世界里。
没有小时候被测出「无个性」,也没有绿谷引子说过「没有个性也没有关系」的这种话。
同样他也不喜欢欧尔麦特。

对于绿谷出久而言,欧尔麦特只值两个字,愚蠢。
所有的人都是自私的,当然包括欧尔麦特,人无完人,即使他心怀天下,心怀什么社会和平,也是会有自己的阴暗面的。
欧尔麦特是No.1的英雄,如果他倒下了……还会有人喜欢他吗?换种说法,如果他失去现在的能力,不再帮助他人,他还会是英雄的象征吗?

绿谷出久,他有着很多极端的想法吧。大概?

他眼中从来没有正义或者邪恶。
每个人变成那种样子,自身环境是一大因素。没有谁可以判断谁的对错。

「体育祭」照常在电视上播出着,一个爆炸头(?)可以这么称吧?

居然夸下海口,说要成为第一。

“呵……”绿谷出久笑了笑,眼神里出现了一点不明不白的意味。

真期待啊?

“黑雾。”绿谷出久对上黑雾的眼睛,看着他说“我想去雄英看看。”

黑雾看向死木柄弔,死木柄弔挠了挠脖子,稍微想了想便同意了。

他们出现在一个建筑物的房顶上,看着下方的比赛。

“你说谁会赢?”绿谷出久问。

黑雾看着底下两个正在互相轰拼个性的少年,一时竟然也分辨不出来。

“那个轰焦冻吧。”死木柄弔慢悠悠的说。
绿谷出久轻笑,摇了摇头。

那个轰焦冻,如果使用另一边个性,绝对完胜。

可惜,他似乎不怨?

有趣。

而那位……爆炸头,哦不,爆豪胜已,却对此大为不满。

“开始吗?”绿谷出久轻声问道。

“太冒险了。”黑雾说。

确实……在体育祭,全国直播而且这么多的英雄在场,要大闹一场可实属不易啊。

越是困难,他却越想跃跃欲试。

他对做英雄没兴趣,甚至达到了厌恶。

初次见面的时候,黑雾就对他的个性赞叹不已。

个性是消除,可以消除任何事,物。包括人。

是多么棒的个性啊。很适合杀人,连证据都不会留下一丝一毫。

体育祭已经到了结尾……

正如绿谷出久所说,爆豪胜已拿了第一,完成了他的那个豪言。

但是……却被绑着,满脸不情愿,嚷嚷着让轰焦冻再比一场。

总而言之,爆豪胜已火了,不仅仅是因为他拿了第一,也有他那个鲜明的个性。

体育祭,结束了。

轰焦冻走出了雄英,却被一个长相阴郁却带着红色耳钉的少年拦住了。

准确的说,是三个人。

轰焦冻皱了皱眉,看着这三个对于他来说显得如此中二,不良的三个少年拦着他不让他走有些不满。

“和我比一场如何?”绿谷出久看着轰焦冻的眼睛说。

绿谷出久极其认真。

但是随后他的目光,就转移开了,因为他看见了爆豪胜已。

再然后,他就等着轰焦冻做出决定。

因为他知道,下一任的英雄No.1一定是被这两人其中之一收入囊中。

他们现在都各有不足。

所以,在绿谷出久眼里,只有欧尔麦特才能称得上为对手。

轰焦冻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少年。

可是他发现,这个少年,似乎……并没有个性?只是一昧的躲闪

“你没有用全力。”绿谷出久说到。

轰焦冻看了看自己的手,但是他还只是一味的用着冷的个性。

“你会输得。”绿谷出久非常肯定的说道“你打不败我。”

“你想用一半的力量赢我?”

“别开玩笑了。”

“这是对决。要认真哦。”
“不然会死的。”

绝不是恐吓呀。这可是在对战,敌人分分钟要你的命.

即使绿谷出久是外协,即使轰焦冻的确很帅,有这一道烫伤的疤痕也不会损伤他的丝毫美感。反而增添了莫名的视觉冲突。

绿谷出久手附在冰上,一大块的冰,消失了。

轰焦冻神色暗了暗,消失了???

这就是那个人的个性吗?

轰焦冻和这个人对战,有着和爆豪胜已对战时完全没有的感觉。

这种感觉是,绝对的压迫!

只有在欧尔麦特身上才能感受的到。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就凭他的气质或者气场,就给人一种众生皆为蝼蚁的感觉。他游离于世似乎什么时候都会飘散,消失不见就像他的个性一样吧。

“在战场上分神,会死的哦。”绿谷出久甜甜的笑了笑。

有一种诡异的单纯。

“你有让我受伤吗?没有吧?还不使用个性吗?”

一声又一声压迫着轰焦冻。

爆豪胜已,死木柄弔,黑雾都在看着这两个人。

这到底是帮轰焦冻呐?还是帮?

爆豪胜已,看着那个右耳闪着红色光芒的少年,紧握双手。

他想超过欧尔麦特,成为第一。

但是他似乎好像连这个少年也超不过去。

不甘心。

不甘心。

突然火焰爆了出来,闪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绿谷出久笑了一下,很好。

终于可以知道轰焦冻的个性如何掌握的了。

以后也可以很轻易的制定计划了。
帮助轰焦冻?怎么可能?只不过是更好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游戏才刚刚开始。

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一直打到星辰都出来,还没有停下来,然后绿谷出久主动的停止了。

原因是,他饿了。

轰焦冻,看着少年准备离去的身影开口问道“我是轰焦冻,你叫什么名字?”

“绿谷出久。”

轰焦冻好像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绿谷出久就转身离开,走向黑雾他们,黑夜里他对轰焦冻说道“你的事情,我不感兴趣,游戏还在继续。”

说完,少年已经不见了身影。

评论(2)
热度(23)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