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喻叶】龙神

中秋12h/2h


  又是一年月圆日。乌云渐渐散开,天上也增加了许多耀眼的星辰。


似乎是等待着谁的降临。


茶馆里这日许多的人们带着自家老小来这里听说书。


挺久的一个习惯了,也可以称得上叫做一个传统。


没有人会听腻。


一代又一代的人听着老一代人讲着这个故事。


“你们知道吗?”


“那可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


“我有幸见过帝君一面。”


“要不是帝君我早死于那场饥荒了。”


“帝君长相,说不清道不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长得很妖炽??不不不,他到有一种给人以温润的感觉,像是玉石经过了很多年的打磨,帝君的容貌只能算是清秀。他周身的气质却是,无人能及!”


“天地间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



这个故事,要从很多很多年前开始。其实掐指一数也不过十万年前左右吧。


混沌初期的时候龙神就在了,他和女娲几乎是同一时期的。


不过比女娲晚上了几年。


说到底他们还是亲戚。


毕竟女娲是个蛇身。


女娲补天那是已经创造出了人之后的事情了。


叶修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幕的。


那天,天上破了个洞,豁大的口子,从里面翻涌出来的都是污黑污黑的东西。


他那时候还只能勉强化为人身,是个幼童,站在神农面前,只听神农悠悠一叹说道“这世间所有的肮脏是怕兜不住了。”


叶修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那地下的人们全都四处逃散,有的还没反应过来便融为了和这天上所下来的肮脏一模一样 。


然后侵蚀着,腐蚀着人们的所有一切。


他觉得于心不忍,又无可奈何,便遵从着女娲的旨意去蓬莱把那托山的玄武给抓来。


蓬莱山因为没有玄武的支撑所坍塌,而叶修恰好救了一尾正要被玄武吃进肚子里的鱼。


一眼定情。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喻文州那时并未开启灵智但是却记住了那个人。


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他们永远不会悲伤或者难过,下一秒,他们可能忘却了这件事情。


后来喻文州想起这件事,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或许,当年一瞥,乱人心曲。叫人生死相许吧。



说了那么多,茶馆里听说书的人只叫说重点。

  

  说书人倒也不恼,那些坐在茶馆喝茶的老人眼里到多是怀念。

  

  “当年,龙神那袭白衣可真是夺人心魄啊。他撑着千机伞,走在腥风血雨之中,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至高无上的神明。不,他就是神明!”说书人猛然激烈的说道。

  

  眼里尽是沧桑。

  

  茶馆一角,坐着一个白衣少年,脸被斗篷遮盖的严严实实,要是有人能掀开斗篷一看,这少年真当配的上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他就坐在这里静静的听着,眼里流露的感情,让人为之恐惧 

  

  那眼神里是疯狂,是怀念还带着些许憎恨。

  

  “忘了我吧。”叶修撑着千机伞,走向喻文州说到。

  

  圣人一语成谶。

  

  原来那与他相伴的五千多年的岁月,只不过是繁华一梦。

  

  梦醒了,人也走了。

  

  留下的只是他所憎恨的世人,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人用生命换来的。

  

  他自己想了诸多办法,可是……那人的所有全都消散于天地之间。

  

  怎么也聚集不起来。

  

  苏沐橙问他“你这样做,复活的他,还是他吗?”

  

  “况且也复活不了。”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的心会痛吗?”

  

  是了,是了,受到叶修照拂之人那么多,自己不过只是其中一个罢了。

  

  有幸被世间本源提升神格,补了原本属于叶修的位置。

  

  鲤鱼跃龙门。

  

  真的一举变成了龙吗?

  

  喻文州晃了晃杯中的茶,他原本以为像叶修那种喜欢嘲讽别人,可别人真当反驳不过来。

  

  也不算是嘲讽吧,世间大概只有这一人能把实话实说,说到让人想揍他可却又打不过他的地步。

  

  喻文州一直以为,这样的叶修人缘很差。

  

  没想到,那日叶修身祭苍生,哭的最为惨烈的居然是一直和叶修不对头的孙翔。

  

  “要说那日,龙神以身化作承载,以魄滋润苍生,以魂护住天下。那袭白衣,那伞,渐渐化为虚无。”

  

  台上的说书人还在继续讲着。底下的一位少年已悄悄离去。

  

  “听闻啊,某位上神以自身法力将龙神凝聚重生。”


  “但是,神死不可复生,这大概就是这天地法则里的一条,天地给了神以无限长的生命,却给不了他们来世。”

  

  掐指一算,离叶修陨落之时也不过区区五十年间。

  

  谁说神死不可复生。

  

  每当月圆之时,月上便有一神君等着某位龙神归来。


评论(6)
热度(106)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