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all叶】当国家队看了全职【113】

叶修不是不懂什么是受的意思。

比如说在苏沐橙二十岁那年,那个夏天叶修看到了苏沐橙电脑上的那种文字。

苏沐橙耐心的给他讲解了什么是攻受。

最后叶修得出一个结论:

攻是在上面的,受是在下面的。攻很爽,受很疼。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修并不反对苏沐橙看着种书,苏沐橙也应该有自己的安排和自由,不应该什么事情都听从他的。

这是从叶家带出来的习惯,叶家就是前一天把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全部安排好写成表,第二天就一定要完成。

叶秋的计划表上都是各种的兴趣,琴棋书画什么的都有而叶修不喜欢这种,总是觉得这一点也不男孩子气。

那时候的叶修还很中二,中二到认为自己会闯出一片天地,真是年少轻狂。

后来他在荣耀里闯出一个王朝亲手拉起一支队伍然后那支他已经不在熟悉的队伍把他排除在外,人生多少坎坷,每个人经历的都不同,叶修大概经历了那条最苦的路。

可他从来不觉得苦。

富贵荣华不走却选择荆棘丛生的路。

这就是叶修的特别之处吧。

“【“王八蛋,快把银武还我”魏琛叫骂。

“可不能吵老魏,你看你刚才把我扔上电视,我现在要集中精神应对接下来的追杀啊万一一个不小心被挂掉,你的死亡之手再爆出来……你说会怎样?”叶修回道。

“**,那你还不赶紧下线,等死啊”

“哈,我还要多研究一会你的银武。怎么样,后续升级的方案都研究清楚了吗?”叶修这很悠闲地问着。

“你不下线就先给老子藏好了”魏琛怒。

“放心放心。我说,有多余的材料没有?”叶修问。
“滚,老子自己都不够用。”魏琛说。

“你还要材料干啥?你已经没有银武了。”叶修说。

“我**大爷”魏琛狂骂。】”

“社会社会。”李轩双手抱拳

“我们不社会我们是文明人。”魏琛说完就继续趴在那个床上睡了。

他太累了。

每个人都很累。

为了荣耀,为了青春,为了最喜爱的事,我们只是旅行者,渺小的旅行者,为着喜爱的一切做出千倍万倍的努力。

飞蛾扑火,即使焚身不留下一丝在人间存在过的痕迹也无悔。

这是他们所热爱的事业。

这是我们所热爱的人。

“【“很寂寞吧老魏?”叶修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乱七八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魏琛皱眉。
“你当初为什么没留在蓝雨?我听说蓝雨当时曾挽留你留下做指导。”叶修说。

“老子对那没兴趣。”魏琛说。

“你还是更喜欢站在比赛场上吧”叶修回道。

魏琛这边,忽然就安静了下来。双手停在键盘,却不知该敲个什么字上去。

“在网游里,能找到那样的感觉吗?”叶修问。

“这还用我来告诉你?”魏琛淡淡地回了一句。

“有没有想过复出?”叶修问。

“复出?我?你别玩我了大神”魏琛苦笑。

“难道你甘心?”叶修说。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魏琛问。

“再来一次啊”叶修说。

“再来一次?就像现在这样,70级,拿60级高端银武,带着19个朝夕都在身边的兄弟,却收拾不了你们两个50多级的,就这样再来?再来做什么?”魏琛的文字当中已经夹杂了几分痛苦,这种时间带来的无奈,已经早早地在他身上留下了伤口。叶修问他甘心吗?

他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回答。

他当然不甘心

他当初也是带着希望,带着理想进入职业圈的。可是他的职业生涯却只有短短的两年。

两年,联盟从生涩迅速走向完善成熟的两年,他却忙着从巅峰状态不住地衰落。他拼命地想拖延,他拼命地想在这新兴的职业联盟里多停留片刻,但是没有用。他是那样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退步,一场又一场的比赛,他飞快地就达到了力不从心的境界。

如果自己能晚生几年那该多好

那时的魏琛不只一次地幻想着这种如果。

可是很遗憾,现实是没有如果的。他只能羡慕嫉妒地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他曾经试图想把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期望寄托在这些年轻人身上,这样自己或许离开得不会太寂寞。但是他失败了,他发现自己是那样地想站在比赛场上,他所需要的存在感,是不可能靠任何寄托来解决的。

然而当蓝雨俱乐部婉转地提出希望他下赛季转作战队的技术指导时,他立刻知道,一切都到了尽头了。

他谢绝了这一邀请,同时也推掉了来自其他俱乐部的一些请求。虽然这当中不乏一些是希望他去担任选手的。
他有理想,他有希望,他可不想像个赖皮狗一样趴在沙滩上,被前浪后浪来回地拍打。于是那个赛季,职业联盟的第二个赛季,他果断地宣布了退役,无视任何挽留,干净利落地离开了职业圈。】”

甘心吗?

不甘心。

不甘心又能如何?你我已经不在属于这个舞台,你我将退出这个舞台留给背后的那些新人了。

英雄陌路,美人迟暮。

“谢谢。”这句话很突兀,突兀的出现在寂静的空间里。是喻文州说的,旁边的黄少天呆呆的看着喻文州。

那个夏季,黄少天认为喻文州就是一条蛇,冰冷冷的动物。

“额。都过去了。”叶修显然也被这句话打的措手不及,果然心脏的套路不能按照一般人的来理解。

“嗯。”

过去吗?

不能。

于情于理这都是一道坎。

“其实今天的叶修也很可爱。”苏沐橙说

强硬的拉起话题

“我那天不可爱?”叶修问

“今天过完了吗?”张新杰说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

“要不要我给你们读段玛丽苏?”系统说

“滚。”众人起骂,对于玛丽苏真的是从骨子里发出深深的恶寒。

这天他们想起了被玛丽苏支配的恐惧。

………………………………………………………………

写的很迷不过度过了卡文。


评论(18)
热度(472)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