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是不同的这取决于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所以不喜欢我的文的可以不看,不喜欢我的人的可以不用理我。
不要说出来。
我的文只给我自己看,我喜欢的人看。谢谢。

总觉得,第十赛季的叶修是相对完美的。他还有着曾经年少的锋芒却也不缺少被时光打磨出来的圆滑与世故。那种不令人讨厌的,圆滑世故。


在离家出走以前,无论叶修出了什么事情,起码还有叶家担着,离家出走以后,他幸运的遇见了苏沐秋,虽然比在家里苦点,累点,总还是张扬的。


后来,苏沐秋出了车祸,死亡。他去了嘉世,在那里还有吴雪峰,还未变的陶轩帮忙,还有着他喜欢的游戏。日子大概还可以苦中作乐,嘉世三连冠,可以说叶修那时候也很心高气傲了吧,毕竟有着实力。


再后来,吴雪峰走了,曾经的老队员也一个个走了,嘉世再也没有夺冠。


舆论是可以压死人的,但是叶修顽强的挺了下去。


经历过胜利也经历过...

他似乎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了万里山河,也梦到了曾经的繁花血景。


天很冷,下着雪。


他就静静的看着一切,看着雪逐渐的掩埋了地。掩埋了他曾经走过的痕迹。


一切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


荣耀,鲜花,掌声,唾弃,辱骂,嘲讽与鄙夷。


这些他都曾经历过。


他不是不怨的,但是总要再努力一些呀。


梦醒了。


洗把脸,再次重新出发。


把流言和蜚语全部都踩在脚下,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不能再像是年轻时那样,不甘,不情愿。


努力,总是会有用的。不是吗?


联盟里,很多人走着走着就忘记了初心,迷失了自我。可走到最后的,那个不是一直守着初心的。死死的守护着,哪...

赤司征十郎1220活动开启!

包包包子铺!:


赤色晕染开的奇迹,


是上帝掷出的那枚刺破黑暗的王将。


赤司征十郎,生日快乐!


生贺倒计时20天,举起你们的双手一起来吧~



因开屏时间调配,定在12月16日开屏。



即日起,至12月15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荣耀一中是寄宿学校。

王杰希曾经看到过一本小说,里面大概是这样写的。

在凌晨一点半的时候,黑夜已经布满繁星,一位少年拿着书,一手拿着笔,手机上播放着歌。

拼了命的想要好好学习,然后好好见到心爱的那个人。即使分离很久,路途很远,两地相隔的人心中都有彼此。

王杰希晚上也如是实验了。

只不过,别人是思念爱人,他把宿管招来了。

什么?

想知道他放的是什么歌?

套马杆的汉子。

#广场舞必点之歌#

又到了荣耀一中一年一度的篮球赛。

赛场上男生打篮球的身影贼tm帅,虽说脸长得不怎么好看。

王杰希下场的时候,叶修朝他扔了一瓶水过去。

王杰希想象的本来是叶修拿着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自己,然后帮他把瓶盖扭开,手里拿着毛巾。

后来看到一瓶水飞过来。

想,一定要帅气的抓住它然后扭开瓶盖,喝掉,然后有漏掉的水,从脖子上滑下去。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一瓶水,飞了过来

咣当

砸到了王杰希的头,王杰希当场阵亡。

#脑补是病##想象很美好,但千万不要不切实际#

王杰希和叶修在一起了。

在校园里,男生之间牵个手顶多gay里gay气的,但是谈恋爱的人不同,牵个手浑身冒着粉红泡泡,还散发着恋爱的酸臭气息。

上数学课的时候,他们俩被数学老师兼班主任叫了起来。

数学老师语重心长的对着他俩说“你俩是什么关系?”

王杰希和叶修心里咯噔一声,完了。

面色惶惶不安,这个年纪的学生,有几个不早恋的?但是他们是同性,这个世界有太多恐同反同的,他们还小,承受不起。

数学老师叹了一口气,让他们坐下,特别失望的说了一句“不就是平行关系吗?”

#撞梗算我的#

ooc,没事瞎写。
人物属于虫爹

想了很久很久却无从下笔,不知道如何跟你谈这些事情。

大抵只能说一句,这些年,我过得很好吧。

叶修,我不知道我该如何跟你说,或许当年的你我,在勇敢一些,又或者再不顾一切一些。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不过也是,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时间从来一次你还会舍弃我而回到自己家里。

毕竟,你我的父母都已不再年轻都需要我们尽孝在身旁。

出国了那么久,我一个人去过法国的普罗旺斯,去看过薰衣草。可惜的是,你不在身旁。

不止一次在想,如果当年父母同意了,社会同意了,你我二人是不是会按照原计划一样。

退役之后开家花房,养几只猫,待我黄昏归来之时,你在屋内帮我泡杯清茶,我或许会...

叶秋第一次梦遗是关于叶修的,从那以后,他就关注着叶修。

叶修也是喜欢叶秋的,叶修他自己知道。

这是禁忌之恋隐隐约约模糊的觉得,这大概是叫一个词乱伦。

他们从母胎开始就有了羁绊,有了心灵感应。

叶修怕了,不是怕毁了自己而是怕毁了叶秋。于是他逃了,像个可怜的胆小鬼一样逃走了。

他坐在火车上的时候,心思还放在叶家,他想:只要叶秋按照他家老爷子所铺的路来走应该没什么问题。

叶修从没有给自己留过半点退路。

那天,叶秋没哭。起码没在自家爹妈面前哭,只是暗暗下定决心……

一定要保护叶修。

后来他变得越来越有钱,也越来越没有了敢得罪他的人。他想把叶修抓回来,可是他知道,叶家这个牢笼是困不住他...

贺文

1. @一只恶猫 帅裳裳发来贺电,贺文有点晚

2.里面关于出久的个性是 @一只恶猫 obliterat里的个性。qwq

3.这个贺文并没有逻辑性?

4.只算是久久的相对面。不是其他人的。看看就好?ooc是肯定的。

每个事物都有他本身的相对面。

世界……亦或是星球也有着他的相对面。

“出久君……”死木柄弔看着那个坐在吧台上玩着酒杯的人。声音有些沙哑的喊了那人。

绿谷出久扭过头来看着死木柄弔,绿谷出久的耳朵上扎着红色的耳钉,趁着他的脸越发的白。

“游戏,开始了吗?”绿谷出久低声的说道。

手里的酒杯,消失不见。死木柄弔倒也没有说什么,似乎早已习以为常。

「体育祭」开始了。

一...

就想做一个沙雕女孩。想法太多,脑洞太多……可惜没有手速,哭泣。

1 / 25

© 残花伴醉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