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花伴醉人

请点开谢谢↓↓
一千个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眼中的叶修是温柔的,是从各种磨难中磨砺出来的。
打爆叶黑狗头
有事私信,转载文私信。
我这个人做什么事情都不长久,除了喜欢你——叶修
淡圈中,周更,心情不好脾气很冲让你感到不喜勿怪。
cp→@山有木兮
所写的东西都是以我的感觉来描写,如有不好,敬请见谅,不喜勿看。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坑,且开且珍惜。
人,一旦决定拖更后,心情就轻松多了。
节操和下限我从来没有。
爬墙ing
杂食只要不是叶all,黑花,瓶邪其他都无所谓,写全职cp,魔道,盗墓cp偶尔会写。
吹叶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我就说几点

全职,是一个大男主小说,不是群像小说,里面无cp!即使有些同人太太写的感情在真实也不要把同人和原著混为一谈。

在群里遇到一个妹子说,因为叶神情商低。



我我我我,忍住我蠢蠢欲动准备打他的手。





情商低你妹啊……(好了我要文明)


叶神明显情商不低啊……就凭【陈果坐起身想看,身上覆着的外衣滑下,连忙抓住一看,认出是叶修的外衣。看不出这人还挺细心,陈果暗道。】

这就情商啊,兄弟们学着点(泥垢)

哦,还有人说叶神,傻白甜啊

(又不是玛丽苏小说什么傻白甜。)

不要把同人和原著混为一谈啊!


尤其是哪些ooc的文了(没有贬低的意思。我尊重每个写文的人。)







还有哦……大家不要听什么是什么,比如说,问周泽楷,哦那个哑巴啊,哦那个话废啊。

我:表面笑嘻嘻,心里已经mmp了。




【明天开始恢复更新,占tag致歉】

当国家队看了全职【伞修番外】

苏沐秋死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灵魂出窍。他清晰的看见了,叶修的茫然,苏沐橙的不敢相信而他自己就像一只破碎了的布娃娃一样,孤零零的躺在地下,身上白色的衬衫,被鲜血染红浸湿。





他看过不少奇异小说,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被一个系统带走,还要给他们打工,之后可以借尸还魂。









他以为他要么会因为怨念成为缚地灵,要么会转入轮回,悲一点的就是渐渐消散在阳光下。








要是借尸还魂就好了,他的尸体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变成骨灰埋着呢。










骨灰是没有了,系统说“你可以按照我的任务修炼成实体。”











苏沐秋贼精贼精啊,他虽是个少年,但因早年失怙丧母,自小和妹妹生活在孤儿院里。孤儿院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不停进来的幼童,食物只能去争去抢,苏沐秋忍受不了带着妹妹逃跑了。













他虽然善良但又不是那种缺心眼的,没有人会好心帮你。系统解释到“你做的这些任务,可以帮助我们,又可以让你回去,互利互惠何乐而不为?”








苏沐秋就答应了。









他见过叶修的。在嘉世三连冠的时候,他觉得他爱的人耀眼极了,唯一可惜的时不能陪在他身边了。









苏沐秋没想到的就是,系统把叶修还有各种各样的情敌给招过来了。他出来的时候,看到叶修惊讶,惊喜适应然后归于平静。







心里很开心。








当然也不爽。









在外面浪了这么多年居然不洁身自好,到处勾三搭四,还不知道那些人对着他怀着叵测的居心,也许叶修是知道的,不想说,纵容着他们,并且在心里已经喜欢甚至爱上他们。







毕竟,那可是叶修啊,多么精明的一个人。










多么荒谬啊,一群人读一本书,后来他就不觉得了。









脑海里想到了一句话:体会他体会的艰难,感受他的不容易然后更加珍惜他。









苏沐秋想到这,闭了闭眼,抱紧了怀里的人。








所有的一切,都感觉极其不真实,似乎一松手,一切的东西,事物都会破碎,慢慢的飘走。美好的,会慢慢变成黑暗。









“我还在。”叶修说到








就像当初苏沐秋对着叶修说的一样,说这话的声音很轻,被风一吹,就飘散在空气中。










“其实我挺幸运的哈。”苏沐秋看着叶修笑了笑










“幸运吗?看看沐橙小时候被你带成什么样子了?再看看你十八岁那场狗带,你说你有什么值得幸运的?”叶修皱了皱眉又说到“是啊你还是有点幸运的,衰极必幸,又死而复生,白捡了十年的青春。”












“呵。”苏沐秋轻笑到“的确挺幸运的啊,现在沐橙都不喊我哥了,就是嫉妒我比她年轻哼。”











人生只要两次幸运就好,一次是遇上你,一次是走到底。







我穷尽了半生的幸运遇上你,又体会了半生的磨难和你走到底。









窗外,繁星点点,映照着漆黑的夜,突然炸起的烟花,繁华而又美丽,烟花下,是俩人亲密的嘴唇交流。

【all叶】当国家队看了全职(127)

“那个,额,呵呵,我们,我们继续读书吧来。系统,系统统开始读吧。”黄少天低着头,心虚的抬头看了一眼叶修,发现没什么事情。


又沮丧了一下,老叶……难道不吃醋吗?毕竟老叶喜欢那么多人,我一个人独宠圣恩也不好,就让着他们点吧,谁让我是正宫。




不得不说,黄少天的脑补能力真的强




“【“去死吧!”忽然看台上传来一片吼声,就见一片激进的百花粉丝。骤然间将一堆满满的饮料瓶丢了下来。你死我活的淘汰赛,让粉丝们的理智进一步被融化了。

好在距离较远,好些人也没什么准头。张佳乐连忙闪开了这波攻击。现场保安早已经兵分两路,一路去制止这些粉丝,另一路却冲过来保护张佳乐再受其他伤害。

…………

张佳乐扭头一看,怔了怔,随即挤出了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小乐啊……”

小乐是百花的保安人员。早在张佳乐在的时候就是。与此同时,他也是百花战队一名忠实的粉丝,全队都和他相当熟悉。

“欢迎回来。”小乐说着走近了些,只是脸上却未带着丝毫笑容。

张佳乐一怔,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小乐竟然飞快地给了他一拳。

现场顿时大乱,谁也没想到连保安也会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举动。小乐迅速被他的同伴给制伏,而在这过程中他没有任何抵抗,他只是那样一直望着张佳乐,没有丝毫笑容。

“放开他吧……”

张佳乐胃里还在往上泛酸水,却还是强自忍住说了一句。】”


“你……你也怪不容易的啊。”魏琛的脸扭曲了一下,卡了半天


“身在江湖谁容易啊。”唐昊摇了摇头




“想开点,哥,那次去霸图没被逮着打啊,虽然老韩帮忙挡了不少。”叶修笑了笑





“你那性质不一样啊。”张佳乐撇撇嘴到




“怎么不一样了?不都是人。”叶修理直气壮的说到





“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想了想没啥毛病啊。”李轩说到


“怎么一样了,打我的是百花粉,揍他的是霸图粉,而且霸图和叶修一向是不死不休的好嘛。”



“不是,你们死,我休吗?”叶修笑着看张佳乐,看的张佳乐一阵花枝乱颤【误】


“你看眼队长再说话。”张新杰对着叶修说到




“弟,快救我!!”叶修拉着叶秋的衣服喊到,眼底藏着的都是笑意。


“是谁在你逃课去网吧的时候给你送吃的,是谁每次帮你背黑锅,是谁当初你来偷身份证的时候纵容你。”




“是你是你都是你。”叶修似乎想起什么又说到“那谁背后捅我一刀?【叶修嘴里吐出一口血转过头看向叶秋“……你,额。”,叶修死了,阅读体完结。】



































揭发我的。”




“那又怎么样扯平了。”



“【“卖得怎么样了?”烟下去了约摸半根,叶修这才冷不丁地开口说了一句话。

“不太好。”陶轩说,“盘子太大,本身能接手的人就不多。现在又没有联赛资格,风险太大,谈了几家,价都压得太狠,没法谈。”

“所以呢?”叶修问。

“分拆。”陶轩说。

“然后呢?”叶修问。

“然后……”陶轩怔了怔,“没有然后了。”

是的,他没有然后了……

嘉世出售,无论整体还是散售,他终归还是可以收回大量现金。不过这个出售的时机实在够差。卖方不得不卖,没有比这更被动的局面了。认清到这一点后,任何一个买家都可以不慌不忙地拖着他,拖到他拿出让人满意的报价。

…………

一个冲锋在赛场,一个运筹于商场。

陶轩本以为他们会是最佳组合,结果却发现他们在渐行渐远。

在商言商,他开始一步一步追求商业利益的最大化,而那个家伙,却依旧只知道在赛场上打打杀杀,一点都跟不上自己的步伐。

渐渐的,陶轩就总在想,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拖着我的后腿,嘉世现在会是何等光景呢?

随着嘉世一年又一年地没有收获,这种念头在陶轩脑中也开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曾经视为最佳组合的搭档,已经是他眼中限制嘉世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障碍。

终于,他还是动手将叶修驱逐了。可是现在想来,这一切,真的只是自己在商言商追求利益的结果,还是怀着别样的嫉妒?陶轩也说不清了。他只是记得,每每在想着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拖我后腿的时候,他时常还会想着,如果他是斗神,如果他是一叶之秋,那么他率领的嘉世,肯定会比现在更加繁荣出众。】”


“他想成为叶修。”楚云秀说


“但他不是叶修。”


“什么叫叶修?叶修是联盟里众多人要去追逐,追赶,超越,打败的人,在座的各位啊,要我说,几乎都打不过叶修,我嘛,我和叶修也是输多赢少,但是我一定能打败他的。”黄少天说到


“以后的事谁都不知道。”叶修回答到


“叶修……嗯,是个很纯粹的人吧?热爱荣耀,什么事情都不能阻挠他对荣耀的热爱吧。”张新杰想了想说





“其实我也是个俗人啊。我又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神仙,没有七情六欲的仙人,只是因为喜欢,你们那个不喜欢荣耀?大家都喜欢。”




“陶轩这个人,作为商人他所做的一切无可厚非,作为朋友……他做的大概不道德了。”





或许多年后,再重翻相册,找到曾经和他的哪几张合照。

会对着爱人说,这是我曾经的朋友。



曾经只是曾经,已经过去了。




叶修不会说,苏黎世决赛那天,他看见了陶轩,颁奖的时候,陶轩身边有两旗。


一个兴欣的队旗,一个是曾经嘉世的队旗。


枫叶依旧火红正如当年。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老叶?你回来了?”那人突然问道。

“我是路过的。”叶修笑笑说,“你在干嘛?”

“各部门的工作都停了,我也得走了,唉,可惜了我刚刚发现的新方案啊……”这人有些神神叨叨地说着。各部门停止工作,遣散人员,显然都将面临失业。结果这家伙,在这种时候先关心的居然是他刚发现的新方案无法执行了。

“行了榕飞,到我那去接着研究吧”叶修说。

“你那?”

“嗯,兴欣战队。”叶修说。

“哦,研究什么呢?”

“很多东西,比如,千机伞,听过没有?”叶修说。

“千机伞”这人的眼睛瞬间就变得贼亮,跟着问道:“什么时候走?”】”



“拐人真容易啊。”



“首先你要有把千机伞其次再有关榕飞。”




………………………………………………………………

最近……比较烦,对啥都提不起来兴趣了。这个圈子……说实话不爱了。但是全职还是有点好感,我还是爱着叶修的。坑还会填,至于填完以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还要留在全职。
今天更新很少见谅。

人生只要两次幸运就好,一次是遇到你,一次是走到底。

求被约稿(。ò ∀ ó。)

我想被约稿。全职的,短篇,中篇,长篇,开车,段子都行。(눈_눈)估计没人约我/咸鱼瘫。最近吃土……令人窒息。微信支付,价格可以谈的嘛(。ò ∀ ó。),可以加QQ聊的(。ò ∀ ó。)2655324240

当国家队看了全职(苏沐橙番外)

苏沐橙经历了那些特别神奇的事情之后,也不觉得有什么。

她知道很多人都喜欢叶修,准确的来说是爱。

哥哥,也喜欢叶修。她是知道的,可是真正有一天叶修要和他们在一起了。她却有些舍不得。

是嫁女儿的那种吧。

毕竟她陪着他走了很多艰苦岁月,都可以写一本苦难录了。

苏沐橙不是没有青春期,她的青春期比别人稍微迟点,是在哥哥出事之后。

她没有像电视剧,小说里一样,沉闷,抑郁。反而开朗,她把原本的长发剪成短发,还染了发 叶修看到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无声的纵容。

苏沐橙印象最深刻的,大约是那一巴掌吧。

这是叶修唯一一次打过她,她记忆里的自己,叫嚣着疯狂着,也哭泣过。

后来的记忆也模糊不清了,她不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只知道后来的后来,叶修也不好受。

谁不需要发泄啊。

苦难里也有欢乐,叶修第一次炒菜的时候,差点炸了厨房,最后的成品也是黑乎乎的一团。

她也记得叶修三连冠的时候,观众席上,笑着笑着就哭了的人有多少。

第四赛季的时候,她还不成熟,他们与冠军失之交臂。看着网上的评论她嘲讽的笑了笑,吴雪峰在的时候很多人觉得他没有用,走了之后觉得嘉世会更强大,而结果是新老磨合不成功,失败了。第四赛季,韩文清身边有了更好的搭档。

几乎……每个对都有了很好的搭档。苏沐橙知道,叶修身边最好的搭档不是自己。

他最好的搭档已经独在南山上了。

她只想做个龙套简简单单的龙套而已。

叶修被嘉世撵走,也说不上什么撵走,毕竟陶轩是商人,商人以利益为重。

苏沐橙可以帮助叶修,但是她没有,因为叶修叫她放心,而叶修也确实该休息了。

兴欣回来了,在挑战赛决赛上,她毅然决然的走向兴欣,她知道她无比信赖的那人会处理好一切。

兴欣冠军,看着他无力的手,她很想哭,她想问问这到底值不值得。

答案是肯定的。

当然值得。那是他的信仰,正如叶修是苏沐橙的信仰一般。

苏黎世冠军,她看着他消瘦的脸庞,想了想,他应该要休息了吧。

之后却被拉入一个莫名其妙的空间,读了一本名叫全职高手的书。

其实叶修的苦,并不只值这么多,叶修他是谁啊?

他可不是那些电视上的小明星对着镜头述说着自己当年有多凄惨,现在有多悲催来博取同情。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会希望任何一个人同情他。搞得跟他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一般。

苏沐橙看着远处那些笑着,打闹着的一群人。祝你们幸福。

他前半生太苦,后半生我希望他想糖一般。人生不总是酸甜苦辣咸吗?你走过来那么多酸苦辣咸,剩下的大约都是甜蜜了吧。





当国家队看了全职番外

你们点下cp吧,点五个,我挑票数最多的写。除了all叶,我今天大概是更一篇正文,一篇番外。

求文

有啥all叶文[长篇]推荐吗?不要虐的,现在极度抗拒刀。不雷性转有性转推荐也行,我几乎啥都不雷,就是现在雷刀,已经被虐的吃不下一点点渣渣了。

【占tag致歉】

【all叶】当国家队看了全职【125】

他还在啊


真是最美的情话了。



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要更加珍贵呐。




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





有一句话叫做,只有失去了才懂得什么叫做珍惜。



当初的他明明那么珍惜,可是还是失去了。曾经的他一度有过怨念。



大概所庆幸的是,这不是小说里的修仙文否则会苍生心魔吧,叶修扯出一抹微笑。




他还在,不就好了吗?又有什么怨天尤人的。




系统机械的声音响起,拉回了叶修飘散的思绪,叶修暗骂道明明是安慰人,却让自己陷入回忆里,真是傻啊。





“【“原来你在这啊?那你们的那位队长叶修呢,在哪里啊?我们很想认识一下!”陶轩说道。

常先听得莫名其妙,叶修队长?那不是就在他们面前吗,这嘉世老板是喝醉了吗?常先吸了吸鼻子,没有闻到什么酒味,然后就看到叶修队长笑了笑说:“叶修,那不就是我吗?”

“你还真敢承认?”陶轩望着他。

“这有什么不敢?”叶修满不在乎地笑道。

“你疯了吗?”一旁的崔立有些搞不懂叶修的态度了,“用假身份参赛,你真当所有人都瞎了吗?”

“谁说这是假身份?”叶修反问。

“呵呵。”陶轩听后就是干笑了两声,“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这不是假身份,难道叶秋是假身份不成,你不会认为因为你认识的人不多,所以你就真可以这样随便变换身份就没人知道了吧?叶秋!”

…………

常先这一脑门的问号,更是已经飞快地替叶修担心上了。结果就看到那边叶修也站起了身,望着陶轩,依然是那微笑的模样:“你说对了,其实叶秋才是假身份。这并不是一个笑话,而是一个……谎言。”

“你说什么?”这一下,陶轩和崔立目瞪口呆。

“那个时候,联盟开始兴起,战队刚刚组建,各方面的管理都很混乱。很多人,为了成为职业选手,难免要做一点手脚,尤其是年龄方面……”

“你的年龄不够标准?”陶轩皱眉。那时联盟因为是刚刚成立,在未表现出如今这样完美的产业体系和商业前景之前,自然受到很多苛刻条规的限制。

…………

“那倒不是。”叶修摇了摇头,“我的情况比年龄不符合夸张多了,我当时……没有身份证。”

“所以你做了假证!”陶轩大惊。

“那倒没有,我只是用了别人的身份证。”叶修说。

“别人的……”陶轩和崔立两个像是听玄幻一样。

“嗯,双胞胎这种东西,说出来你们会不会以为这是?”叶修问。

“双胞胎……”陶轩和崔立此时觉得玄幻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嗯,就是这样了,我用了我双胞胎兄弟的身份,才得以报名,而现在所用的叶修,才是我真实的身份。”叶修最后说道。

“这……这……”陶轩觉得有点头晕,这事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他觉得需要彻底地思考一下。

崔立的反应,看起来好像倒是挺快的,立刻冷笑着道:“你不会以为,现在你换回真身份,一切事就当没发生了吧?你当所有人都是傻瓜吗?”

“当然不会。”叶修摇摇头,“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小心妥善地处理。”

“我们?”崔立像是又听到了一个笑话似的。

“是的,我们。”叶修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当时,是在嘉世不是吗?并且用这样的身份,帮嘉世拿到了三个总冠军,你不会假装忘记了吧?”

“……”崔立呆住,而陶轩,这时也终于反应过来他刚刚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这家伙,使用假身份比赛,竟然是和嘉世绑在一起的。所以现在,陶轩非旦不可能用他假身份的事来拆兴欣的台,反倒得尽心尽力地想办法把这件事给遮过去。不是为了这家伙,而是为了嘉世,他必须这样做。】”




“心真脏啊。”喻文州感叹道



“身不由己而已”叶修说到




“我还记得那天,你偷跑来拿我身份证。”叶秋使劲揉了揉叶修头发,揉的乱糟糟的,翘起一根呆毛,跟个傻瓜一样。


不过也是一个可爱的傻瓜。




“你没睡??”叶修惊诧



“我要是睡了谁替你拦着老爹?况且你那翻箱倒柜的声音能让人睡得着吗?”



“额……”叶修想了想也是,就凭他弟那水平,不可能不听见他回来的声音。




那耳朵比什么都灵。





当然前提是关于叶修的一切事物





“老叶和他弟弟真的是一点也不像啊。”魏琛摸了摸下巴说到


“我就是我啊。”叶修笑了



他就是他啊,一个无可替代的。


一个让众人着迷的,为之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的男人。



叶修像茶,入口苦涩,余后甘甜的人。

叶修也似酒,经过时间的沉淀,越来越香越来越醇厚。



“是啊,老叶可是最帅气的男人。”黄少天说到

“我是不是记性不太好?”喻文州悠悠的说到“我记得谁当初一口一个本剑圣最帅气,谁也没我帅气。”


“是啊。”黄少天眼睛一转说到“要不是我这么帅气,老叶怎么可能爱上我。”




“可是他也是我的啊。”张新杰抿了一口茶说到


“是我们的。”周泽楷看着叶修说


“得得得,服你们了。”叶修一脸无奈,无奈之中透露着无限的宠爱。


叶父坐在隔壁空间里,看着这个被子都快捏碎了,妈的,外面的一群野男人,把自家宝贝迷坏了心智。


叶父显然忘记,那一群野男人之间有这自己的小儿子。



叶秋离开座位,趴在叶修耳边说“我先去上个厕所。”

叶修点了点头,叶秋转身离去,拉开门。


脸色有些僵硬,瞬间把门合住,声音极响,系统暗骂一声糟糕,系统不愧是系统转而变回了脸色。


继续开口朗读道“【而冯宪君呢,感觉到气氛有点怪,却也没多问,接着继续他来的主题:“你们兴欣,好像还有个叫叶修的?”

“呵呵呵呵······”叶修笑,把一边沙发椅上坐着的魏琛一脚踹起来:“主席你也先坐。”

“怎么?”冯宪君进一步感觉到气氛的怪异,走过去坐下。

“最近心脏挺好的吧?”叶修问。

“挺好的我可就说了。”叶修说。

“你要说什么?”

“我就是叶修。”叶修说。】”



“我为什么有点心疼……冯主席??”张佳乐问到


“大概是因为他心脏不好吧。”肖时钦回答到



“我怎么觉得即使不好,也能被叶修气好?”楚云秀摸了摸鼻子




“那,冯主席最后只有两种下场。”王杰希说

“那两种??”月中眠脱口而问,似乎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太过于白痴了。


“一。被我气活,二,被我气死。”叶修耐心的给月中眠解答了这个问题。



“是的。”韩文清点了点头


“【再然后,掌声就该献给为他们赢取到胜利的苏沐橙了,观众们等待着苏沐橙从比赛席中走出,结果,却发现沐雨橙风在胜利之后,并没有立即退出战斗,此时还站在比赛场上。

“和嘉世的缘分,到此为止了。”

尚未关闭的比赛频道,突然跳上了这么一句话,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沐雨橙风退出了比赛,从场上消失,苏沐橙跟着已经走出了比赛席。

那句莫名出现的话语,让观众一时间掌声都拍得有些模糊不清了。随后,在全场观众的注视下,苏沐橙走下比赛台,走向选手席。而后,从嘉世选手席前径直穿过,一步未停,最后,赫然是坐进了兴欣战队的选手席。

全场一片哗然,掀起的噪音分贝让人们已经无法从中分辨出任何声音。然而苏沐橙完全没有在乎,此时的她,是这一年半以来心里最平静的时刻,再没有任何纠结,也没有任何包袱,一切都仿佛回到了最初,跟着哥哥还有叶修,在网游里四处讨生活。辛苦,却很满足。

苏沐橙有点想哭,连忙把头朝身边那人身上藏了去。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那人说着。

“好……”苏沐橙答应着,其实她,始终只想这样依附在一旁就好啊……】”



“沐橙……”苏沐秋看了一眼苏沐橙

苏沐橙朝着苏沐秋笑了笑,其实都过去了啊。


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初衷:只想在叶修哥身边跑跑龙套而已啊。


如果,哥哥没有出意外,她大概会考上一所大学,然后找一份安稳的工作,看着哥哥们打他们热爱的荣耀。

每场都去,为他们鼓掌,为他们欢呼,看着他们夺冠,然后冲向他们去拥抱。

有时候闲着无聊了,拉着哥哥或者叶修跑到网游里,组团刷副本,或者从公会底下抢走boss


身边若是有人喜欢叶修或者苏沐秋,她一定会特别骄傲自豪的说:看,那是我哥哥。然后赢来一群人的羡慕。

或许会有人拜托自己给哥哥们送情书或者礼物,当然情书肯定是转交给哥哥们了,礼物死缠烂打的要过来,自己吃掉。



“苏妹子真的是很勇敢啊。”魏琛赞赏道


“其实我并不勇敢,只是想到了便这样做就好。”苏沐橙说到


她十年之间改变了不少,也没有改变多少。

她还是她不是吗?


往事随风飘散而走就好。



岁月安好,你们在我身边变足以





“【“早告诉过你,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现在,孙翔……你怎么看?”君莫笑在圣回复术中落地,公共频道中则发出了消息。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在带治疗二对一的情况下来阐述这个道理?这个例证还真是让人无语,但是却又让人无法辩驳。这实在是一个鲜活到血淋淋的例子。

孙翔本还不想放弃,他正在想着快些去咬住小手冰凉先行解决。可是他看到叶修这话句话后,刹那间,他所有的斗志都消失了,他知道,他不会再有机会。

“是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在频道上同样敲回了这句话后,孙翔没有打gg,就已经默然退出了战斗。】”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叶修轻轻的说出这句话,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笑了笑“真的好中二啊,不过这也是事实。”


“是啊。”孙翔想到当初那个场面,他不后悔。

他也在慢慢长大,慢慢蜕变,慢慢走向成熟,或许他不在骄傲轻狂,但是他仍然是那个他。




“哥?你们聊到那了?”叶秋回来了


“没什么啊。”叶修笑到


“挑战赛冠军了?”

“是啊。”



“【陶轩望着比赛场上的那个家伙,距离有些远,他有些看不清叶修的面容。但是,作为昔日最亲密的伙伴,他本该不用看就可以脑补出朋友的音容笑貌,但是为什么,此时自己的脑中就是一片模糊呢?这么多年经营战队,自己到底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吗?

这句话,好像也并不是只是适合比赛场上啊!

陶轩呆了半晌,而后颓然地坐回到了他的座位,他抬眼望了四周,多是为兴欣送上掌声的观众。陶轩知道现场也有不少嘉世的粉丝,可是现在,他们在哪里?对于这样结果,他们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

“嘉世很强,但是,兴欣赢得了比赛。我们是冠军,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耀。”叶修说。

对手很强,但我们赢得了比赛。

这更像是职业场上的一句客套话,但是在这里,没有人会把这当作套话。因为嘉世确实很强,远比兴欣要强,但是,兴欣赢得了比赛。

是的,就是这么简单。

这就是比赛,这就是荣耀。

你比我们要强,但是,我们赢得了比赛。

所以,我们是冠军。】”



嘿,以后我们一个人征战商场,你们两个人驰骋赛场怎么样


好啊,真是个不错的决定。


曾经的想法,到头来,看起来不过是个笑话。


那又如何。反正已经过去了。



“下一次冠军还是兴欣的。”叶修笑着说


“是轮回的”


“霸图的”



“蓝雨”


“微草的。”



“嗯,一起加油吧”







………………………………………………………………

小剧场:


叶秋拉开门,看到坐在马桶上的人,就是他那严肃的老爹

显然,老爹也是懵的,握草,这货谁阿,怎么进来的。


“爸,你怎么来了?”叶秋揉揉鼻子说到



“我还没问你呐!你居然喜欢你哥哥!”叶父一脸不成器的样子

“你都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快出去?”


叶秋一脸懵逼的走出去了,突然想起来,等等我不是来上厕所的吗?